德甲、西甲、意甲、英超、NBA战火重燃,欧洲杯、冠军杯接踵而至。天选之子,放手一搏!

最新文章

环西部火车游专列来了!畅游甘川渝陕宁吃兰州拉面、打四川麻将太安逸

  四川在线日,带着大西北的豪爽与热烈,Y402/3次列车载着200多名甘肃客人停靠在成都北站。

  这是由甘肃省文旅厅牵头联合四川、重庆、陕西、宁夏、青海五省区市文旅部门共同举办的“环西部火车游”旅游专列,列车于8月2日晚从甘肃兰州出发,将“走访”五省市区,依次经过成都、重庆、西安、银川、西宁等5个城市,完成历时7天6夜的环西部火车游。

  这辆列车进行了精心打造,整组车体以“交响丝路如意甘肃”为主题。车厢以14市州和兰州新区地域文旅元素包装命名,集合了“吃、住、行、游、购、娱”和“商、养、学、闲、情、奇”等文旅全要素。车内不仅可享受舒适的住宿合服务,还能吃到地道的兰州拉面,打安逸的四川麻将。

  今后,甘肃游客可通过旅行社或官方平台购票体验环西部火车游之旅,5天行程票价大约在2000元昨天。据成都市铁路局透露,未来,四川也有望开通相关旅游产品,坐着火车唱着歌,畅游大西北环线分,“环西部火车游”旅游专列第一站到达成都。200多名甘肃省文旅行业的领导代表和媒体记者走下火车,受到了天府之国的热烈欢迎。

  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厅长允康表示,甘肃与四川水陆相异,人文互彰,甘肃是丝绸之路的黄金路段,四川是南方丝绸之路起点,“一带一路”建设让四川、甘肃越走越近。川甘两省文化旅游互补性强、差异性大,在旅游推介、产业发展、客源互送、宣传营销上,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和广阔的发展前景。今年,成兰铁路将全线通车,沿途田园风光、地质公园独特的风貌以及龙门山断裂带奇观让游客尽收眼底,必将成为一条连接川甘、辐射整个西部的高铁旅游精品线路。

  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厅长陈卫中表示,四川与甘肃地域相邻、人缘相亲,跨省旅游就跟走亲戚串门一样,具有交通顺畅、习俗通畅、人文和畅等方面先天优势。我们深切感到,四川钟灵毓秀、人文荟萃,江南水韵十足;甘肃大漠雄浑、高原奔放,北国风光独特。双方主要旅游产品的明显差异,让深化合作潜能无限。希望双方在市场共享、客源互推、项目助力、信息赋能等方面的合作不断走深走实,共同催生特殊年份下兄弟齐心的洪荒之力。

  会上,甘肃省文旅厅与四川省文旅厅签约,陇南市文广旅局与成都市文广旅局签约,甘川两省旅游企业签约。

北京人艺重启正式演出 濮存昕领衔《洋麻将》即将开票

  中新网北京8月2日电(记者高凯)北京人艺2日发布售票信息,称由濮存昕、龚丽君主演的线日作为剧院正式演出重启的首部复演作品登台,观众可于3日上午10:00开始通过电话预约和现场购票两种方式实名购票。

  首都剧场此前因新冠肺炎疫情关闭几个月之久,期间北京人艺进行了多场线日以公益演出剧本朗读《推销员之死》首邀观众重回剧场。此次《洋麻将》是北京人艺重启正式演出推出的第一台话剧。

  作为北京人艺的代表作品之一,《洋麻将》曾在80年代由夏淳导演,于是之、朱琳以及谢延宁共同演出,被引为一代经典。2014年,这部作品经唐烨导演,濮存昕、龚丽君主演,重新演绎后,再次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口碑一直居高不下。

  一部诞生于70年代的作品,至今仍能够被观众所接受与喜爱,导演唐烨认为,“从社会状况而言,现在与过去是有相似性的。我们的演员主创随着这几年阅历经历的丰富,年龄心态上也更容易贴近剧中人物。”

  相比第一版,观众们观演心态的转变也使得这部作品具有了新的的话题性与现实意义。

  北京人艺方面表示,首推正式演出,剧院将在“坚持常态防控、有序开放、预约限流”的前提下严格至此嗯防疫工作要求,确保总观众人数不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保障观众间隔就座并保持1米以上距离。同时,剧场在日常值守、清洁消毒、检测登记、垃圾清理、场地巡查、安全管理等方面也做好了充足准备,在剧场观众厅、座椅、通道、卫生间、后台等公共区域坚持每日多次环境消杀工作,并设立临时隔离区,以一系列措施确保观众安全观演。

专访|油画家刘溢自解10年前那幅《搓麻将的女人

  原标题:你们习惯叫它《搓麻将的女人》,其实那幅画叫《2008 Beijing》纵相专访刘溢

  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记忆很多,有一幅名为《搓麻将的女人》的油画不得不提。

  在那个社交网络还以论坛为主的年代,这幅画作的全球关注度,仅次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梵高的《星空》。

  对于网友的“空前大讨论”他作何感想?作品是否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富含深意”?08年至今他又在创作什么作品?最近又在酝酿什么新作?

  北京奥运十周年,东方网·纵相新闻走访了刘溢在北京的工作室,听听作者本人是如何解读《搓麻将的女人》。

  在谷歌上键入《搓麻将的女人》,可以得到28万项网页的搜索结果。其中仅凯迪网论坛,一周内就有22万人次点击,回帖2000多。那是2006年,微博与微信都不存在的年代,网友面对这幅作品,被激发出了空前的热情与无数的讨论。

  “06年画完《搓麻将的女人》后是一位网友转到了国内论坛,能走红完全是‘LUCKY’。”刘溢表示这一切“出乎意料”,“艺术是给人消费的,关于画作本身的讨论那么多,我特别高兴。”

  “说个笑话给你听,当初我也在论坛里留言评论,当我说‘我就是这幅画的作者’时,网友还把我从讨论里踢掉了,说我穿着‘马甲’在瞎说。”

  “当在加拿大听到中国申奥成功时,发自内心地为祖国强大而自豪。”在这股热情的驱使下,刘溢画下了《2008 Beijing》(目前网上大多将《2008 Beijing》与《搓麻将的女人》两幅油画放在一起对比)。

  结果,《2008 Beijing》很快被一名美国藏家买走。“当时就希望中国人能够收藏《2008 Beijing》,所以进行了再创作,画了《搓麻将的女人》。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网友一直这么称呼,本来属于再创作的油画,名字就用大家给的俗称了。”

  事与愿违,《搓麻将的女人》最终还是被外国藏家拍得,不过,《2008 Beijing》在经过第一位美国藏家的转手后,已被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拍得。

  刘溢表示,“奥运会英文是‘OLYMPIC GAMES’,中国申奥成功,也代表中国加入了‘GAMES’。游戏必须有规则,而我在画中用麻将代表了‘GAMES’。”

  “因为麻将是来自东方的游戏,用的是东方的规则。”刘溢举例说,“麻将除了摸一张打一张,还有‘进张’的规矩(进张即是指麻将中的吃、碰、杠),这和西方游戏不一样,比如桥牌、比如足球,只要赢就行,东西方的游戏规则有差别。”

  在刘溢眼中,中国崛起的同时,也在改变着世界。旅居加拿大的他感同身受,“十年前多伦多的大型商超周末肯定不开门,但是随着华人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大,当地不得不通过立法将某片区域划定为旅游区,只要在旅游区,大型商超就必须营业。”他直言,“中国在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在促进世界的政商格局改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创作了这幅画。”

  对于网友的诸多假设,刘溢说,“看他们的评论,手心直冒汗。”在他看来,议论是对是错不重要,猜测是真是假已无关,“关键不在于别人怎么解读,在于别人愿意解读!”

  在记者追问下,刘溢举例有的解读他认为不错,有的实在是牵强附会。比如有人将麻将桌中的“东风”解读为“东风导弹”,“其实根本没有这种意思,东风就是东方的元素。”再比如,有人分析画中左侧蓬头散发的女子代表了日本,“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我画的时候没这个意思。”当然网友合理的假设也有,“有人将这幅画与《百年孤独》作比较,认为这是魔幻现实主义的绘画,这就联系得不错。”

  如今,刘溢也同他的作品《2008 Beijing》一样落叶归根,2008年他回到了祖国定居。

  就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天,他还跟朋友和家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剪彩仪式,开始制作一巨幅历史题材的油画作品《烽火诸侯》。

  回国后的刘溢没有闲着,2006年5月,他曾在网上开了帖子,专谈油画技巧。

  因为当时参加帖子学习和讨论的人被限定为六个网友,帖子的题目是《六胖子画室》,所以2011年,他编撰出版的油画技法书也取名《六胖子油画技法》,“做任何事要一点儿真诚,我最多同时在网上教六个人学画画,所以用‘六’来命名,这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你们可以去查。”

  不过,刘溢表示自己“带学生”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中央美院不可能把一个学生交给我四年,现在的制度规定要学这学那,人一旦变成社会性的动物,那就谈不上艺术创作了。”

  2012年1月底,他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上海对于文化的包容性确实很好,当时南京西路都排起了队。”他提起一个插曲,“画展最后一天,有个观众本来是去楼上看朋友的画展,没想到看了我作品后,称‘大为感动’。”

  刘溢一问,对方说自己名叫“关栋天”,由于心情十分激动,在征得刘溢同意后他上台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表示这个画展令其心潮澎湃。

  事后,刘溢才得知这个“关栋天”是京剧界的知名人士,“我的作品为大众服务,各类人都能喜欢,我很高兴。”

  “你知道什么是靖康之耻吗?”刘溢反问我们,当听到答案是岳飞笔下的“靖康耻,犹未雪”时,他接着说,“现在的人对于这段历史并不了解,我当初也是,因为我想要画有关靖康之耻的油画,所以我先要去琢磨它。”

  “我没有手机,也不太出门,不想被外界多打扰,就在家里查文献,看史书,再通过粉丝搜集资料。”

  刘溢为考证一段书中的内容,托粉丝找到了南京图书馆的古籍大师沈燮元,为了解金国俘虏了赵氏皇族后风俗的变化,托粉丝实地去哈尔滨阿城区(曾为金朝首都会宁府)考察。

  “比如宋徽宗、宋钦宗北上的路线,比如帝姬(北宋政和三年,公主改称为帝姬)为何分批被押送的原因等等,我一定要琢磨透了才行。”

  刘溢虽然三年未动画笔,但摆在身边的靖康之耻“时间与人物对照表”,证明他为了作画所付出的努力。

  采访最后,我们询问他当文章成稿时究竟用哪种身份定义他时,他表示,独立艺术家、油画家、自由职业者都可以。

  A:通过之前的油画,以个人的形式参与到了这个国家的盛事,让老百姓通过讨论油画得到了人性的释放。

  刘溢老师的工作室其实就是他家,当进入他的工作室,面对着他的油画作品时,摄影同事立马发出了惊叹。

  刘溢并不像艺术家给人的一般印象——高深莫测或难以沟通,他可谓十分“接地气”,言谈中口语化的表达十分多,这个地道的天津人脾气真率直!

  一身黑色装束的刘溢看起来普普通通,似乎只有一头长发说明其身份。事后他给记者发来了罗兰巴特提出的“作者之死”,这个艺术观念详细说明了刘溢老师对自己作品的理解——作者并不是作品的主人,完成的油画和他已没有关系。

  原标题:你们习惯叫它《搓麻将的女人》,其实那幅画叫《2008 Beijing》纵相专访刘溢

  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记忆很多,有一幅名为《搓麻将的女人》的油画不得不提。

  在那个社交网络还以论坛为主的年代,这幅画作的全球关注度,仅次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梵高的《星空》。

  对于网友的“空前大讨论”他作何感想?作品是否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富含深意”?08年至今他又在创作什么作品?最近又在酝酿什么新作?

  北京奥运十周年,东方网·纵相新闻走访了刘溢在北京的工作室,听听作者本人是如何解读《搓麻将的女人》。

  在谷歌上键入《搓麻将的女人》,可以得到28万项网页的搜索结果。其中仅凯迪网论坛,一周内就有22万人次点击,回帖2000多。那是2006年,微博与微信都不存在的年代,网友面对这幅作品,被激发出了空前的热情与无数的讨论。

  “06年画完《搓麻将的女人》后是一位网友转到了国内论坛,能走红完全是‘LUCKY’。”刘溢表示这一切“出乎意料”,“艺术是给人消费的,关于画作本身的讨论那么多,我特别高兴。”

  “说个笑话给你听,当初我也在论坛里留言评论,当我说‘我就是这幅画的作者’时,网友还把我从讨论里踢掉了,说我穿着‘马甲’在瞎说。”

  “当在加拿大听到中国申奥成功时,发自内心地为祖国强大而自豪。”在这股热情的驱使下,刘溢画下了《2008 Beijing》(目前网上大多将《2008 Beijing》与《搓麻将的女人》两幅油画放在一起对比)。

  结果,《2008 Beijing》很快被一名美国藏家买走。“当时就希望中国人能够收藏《2008 Beijing》,所以进行了再创作,画了《搓麻将的女人》。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网友一直这么称呼,本来属于再创作的油画,名字就用大家给的俗称了。”

  事与愿违,《搓麻将的女人》最终还是被外国藏家拍得,不过,《2008 Beijing》在经过第一位美国藏家的转手后,已被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拍得。

  刘溢表示,“奥运会英文是‘OLYMPIC GAMES’,中国申奥成功,也代表中国加入了‘GAMES’。游戏必须有规则,而我在画中用麻将代表了‘GAMES’。”

  “因为麻将是来自东方的游戏,用的是东方的规则。”刘溢举例说,“麻将除了摸一张打一张,还有‘进张’的规矩(进张即是指麻将中的吃、碰、杠),这和西方游戏不一样,比如桥牌、比如足球,只要赢就行,东西方的游戏规则有差别。”

  在刘溢眼中,中国崛起的同时,也在改变着世界。旅居加拿大的他感同身受,“十年前多伦多的大型商超周末肯定不开门,但是随着华人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大,当地不得不通过立法将某片区域划定为旅游区,只要在旅游区,大型商超就必须营业。”他直言,“中国在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在促进世界的政商格局改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创作了这幅画。”

  对于网友的诸多假设,刘溢说,“看他们的评论,手心直冒汗。”在他看来,议论是对是错不重要,猜测是真是假已无关,“关键不在于别人怎么解读,在于别人愿意解读!”

  在记者追问下,刘溢举例有的解读他认为不错,有的实在是牵强附会。比如有人将麻将桌中的“东风”解读为“东风导弹”,“其实根本没有这种意思,东风就是东方的元素。”再比如,有人分析画中左侧蓬头散发的女子代表了日本,“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我画的时候没这个意思。”当然网友合理的假设也有,“有人将这幅画与《百年孤独》作比较,认为这是魔幻现实主义的绘画,这就联系得不错。”

  如今,刘溢也同他的作品《2008 Beijing》一样落叶归根,2008年他回到了祖国定居。

  就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天,他还跟朋友和家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剪彩仪式,开始制作一巨幅历史题材的油画作品《烽火诸侯》。

  回国后的刘溢没有闲着,2006年5月,他曾在网上开了帖子,专谈油画技巧。

  因为当时参加帖子学习和讨论的人被限定为六个网友,帖子的题目是《六胖子画室》,所以2011年,他编撰出版的油画技法书也取名《六胖子油画技法》,“做任何事要一点儿真诚,我最多同时在网上教六个人学画画,所以用‘六’来命名,这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你们可以去查。”

  不过,刘溢表示自己“带学生”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中央美院不可能把一个学生交给我四年,现在的制度规定要学这学那,人一旦变成社会性的动物,那就谈不上艺术创作了。”

  2012年1月底,他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上海对于文化的包容性确实很好,当时南京西路都排起了队。”他提起一个插曲,“画展最后一天,有个观众本来是去楼上看朋友的画展,没想到看了我作品后,称‘大为感动’。”

  刘溢一问,对方说自己名叫“关栋天”,由于心情十分激动,在征得刘溢同意后他上台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表示这个画展令其心潮澎湃。

  事后,刘溢才得知这个“关栋天”是京剧界的知名人士,“我的作品为大众服务,各类人都能喜欢,我很高兴。”

  “你知道什么是靖康之耻吗?”刘溢反问我们,当听到答案是岳飞笔下的“靖康耻,犹未雪”时,他接着说,“现在的人对于这段历史并不了解,我当初也是,因为我想要画有关靖康之耻的油画,所以我先要去琢磨它。”

  “我没有手机,也不太出门,不想被外界多打扰,就在家里查文献,看史书,再通过粉丝搜集资料。”

  刘溢为考证一段书中的内容,托粉丝找到了南京图书馆的古籍大师沈燮元,为了解金国俘虏了赵氏皇族后风俗的变化,托粉丝实地去哈尔滨阿城区(曾为金朝首都会宁府)考察。

  “比如宋徽宗、宋钦宗北上的路线,比如帝姬(北宋政和三年,公主改称为帝姬)为何分批被押送的原因等等,我一定要琢磨透了才行。”

  刘溢虽然三年未动画笔,但摆在身边的靖康之耻“时间与人物对照表”,证明他为了作画所付出的努力。

  采访最后,我们询问他当文章成稿时究竟用哪种身份定义他时,他表示,独立艺术家、油画家、自由职业者都可以。

  A:通过之前的油画,以个人的形式参与到了这个国家的盛事,让老百姓通过讨论油画得到了人性的释放。

  刘溢老师的工作室其实就是他家,当进入他的工作室,面对着他的油画作品时,摄影同事立马发出了惊叹。

  刘溢并不像艺术家给人的一般印象——高深莫测或难以沟通,他可谓十分“接地气”,言谈中口语化的表达十分多,这个地道的天津人脾气真率直!

  一身黑色装束的刘溢看起来普普通通,似乎只有一头长发说明其身份。事后他给记者发来了罗兰巴特提出的“作者之死”,这个艺术观念详细说明了刘溢老师对自己作品的理解——作者并不是作品的主人,完成的油画和他已没有关系。

老奶奶打麻将突然肚子痛 2天后住进了ICU

  (记者 刘梦婷 通讯员 王小欢)深圳一位77岁钟奶奶,打麻将时突然腹痛难忍,送医院就诊。没想到这次腹痛启动了多个器官的“死亡”信号,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消化内科联手ICU(重症监护室),以多种内镜治疗手段,将钟奶奶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展现了深圳市“王牌”医学科室的消化道疑难疾病的诊疗实力。

  4月12日,钟奶奶约了牌友在家打麻将。正打得起劲,肚子却突然疼起来,痛感剧烈以至于无法直立走路。家人不敢耽搁,紧急呼叫120救护车送奶奶到附近的医院救治。

  经检查,钟奶奶不是普通的肚子痛,而是患了急性胰腺炎。医院规范治疗2天,钟奶奶的病情不受控制,发展成重症,住进了ICU。医生建议转入上级医院。为寻求更好的治疗效果,家属带奶奶转入了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

  转入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时,钟奶奶的病情危重,急性胰腺炎导致她的肺部、肾脏、腹膜等全身继发感染,出现了呼吸衰竭、急性肾功衰竭,性命危在旦夕。针对上述重症急性胰腺炎引起的全身并发症,该院ICU团队给予紧急救治,稳住各项生命体征,同时,一场消化内科、普外科、内分泌、营养科、药剂科、影像科等多学科会诊召开。

  经诊断,钟奶奶是胆源性胰腺炎,胆囊结石掉到胆总管,堵住了胰腺的出口,导致胰液无法正常经胰管排出,胰液滞留在胰腺内,胰酶在胰腺内活化,便导致胰腺炎症、出血、坏死,严重的可激发全身炎症瀑布反应,引起休克、死亡。

  胆总管结石持续存在,胰液继续淤积、活化,后果不堪设想。必须要取出胆总管结石,引出胰液。但胰腺的位置刁钻,潜伏在胃和十二指肠包裹着的安全地带,对内科、外科手术来说,都是高难、高危。

  在全院会诊中,外科手术方案首先被否决。因为患者年纪大,又有基础疾病,外科手术风险极高。内镜手术虽然创伤小,但是视野比外科手术更小,操作难度很大,风险也不低。经过评估,消化内科确定行经内镜逆行性胰胆管造影(ERCP)取石,并放入支架引流。

麻将:跨世纪的困惑

  本书是著名历史学家、中国微观史研究代表人物王笛教授30年作品精粹。全书以四川地区四个特殊的历史、文化现象街头、茶馆、袍哥、麻将作为具体个案,将目光投注在小贩、茶客、堂倌、瓮子匠、普通市民等小人物的身上,通过档案、口述史、地方志、小说、竹枝词、调查、新闻报道、图片等多种资料,还原了四川,尤其是成都地区的日常生活记忆,细致入微地绘制了一幅中国腹地大众公共生活的生动画卷。通过这种有情的叙事史,人们得以真正深入不同于沿海、华中等城市的“另一个中国”,发现普通民众充满活力的生活世界及其顽强的文化延续性。

  2000年10月,成都发生了中国第一例由打麻将引起的法律纠纷,得到了全国范围的关注,并引起了一场关于个人权利、集体利益和城市形象的大论辩。故事的主角是28岁的余女士,她住在居民小区一幢普通公寓的二楼,房间的窗户正对着楼下居民委员会(下文简称居委会)设立的居民活动室,那里是小区居民,尤其是退休老年人打麻将的主要场所。不分昼夜的麻将声令余女士和她的孩子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甚至患上了神经衰弱,不得不依赖安眠药物以助休息。就此问题,余女士不断向居委会投诉,甚至几番报警,但仍未得到解决。余女士最终将居委会告上法庭,指控居民活动室产生的噪音严重危害了她的健康。

  这起诉讼引起了当地居民和各路媒体的强烈反响。超过300位居民和20家以上的媒体出席了11月16日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这一诉讼案之所以吸引了如此大规模的关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麻将对百姓生活的影响非同小可。麻将是中国最为流行的娱乐方式之一,人们都关注这件案子会如何影响城市的日常生活。另外,这个案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人们讨论打麻将是否损害了成都慢节奏的“休闲之都”的声誉?麻将的价值和意义是否需要重新评估,现代生活中是否要保留它的一席之地?健康的娱乐和生活方式又该如何定义?最重要的一点是,社会该如何在集体利益和个人权利间寻得平衡?可以说,这起诉讼给了世人一个思考上述问题的机会。

  将麻将视为社会问题并非新现象,它实际发轫于晚清的城市改革。其时新式知识分子和地方精英将打麻将视为恶习,认为它既浪费时间,又是赌博行为,因此当在查禁之列。20世纪初,鸦片和赌博成了警察查禁的主要对象,打麻将当然受到波及。然而在辛亥革命以前,较为成功的是查禁鸦片的运动,以麻将为主要形式的赌博在经历了警察反复对住宅、茶馆和街角打麻将的清查惩戒之后却仍然随处可见。虽然清查惩戒打麻将的举措不但表达了改良者们对于赌博的厌恶,更是他们对中国最为流行的娱乐活动的彻底否定,但亦没有任何改良能够将业已流行数百年的大众娱乐立即叫停。整个民国时期,麻将依旧盛行于各种公共及私人空间。麻将积习之顽固难除,原因便在于其易于操作、上手轻松,不论作为家庭消闲活动,还是大众娱乐形式,都颇为合适,更不用说其所基于的极其深厚和稳固的文化土壤了。

  1949年以后,打麻将被定义为“落后的”和“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遭到“革命文化”的猛烈抨击,导致这个活动退出了社会交往主要形式的位置。然而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着经济改革、社会进步以及社会生活日益宽松,打麻将之风在全国范围内复苏,并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普及,尽管同时并存着多种别样的娱乐形式,麻将仍是最受欢迎的。

  成都的声名长久以来便和麻将紧密联系,尤以茶馆中的麻将最为著名。过去,成都的茶馆是三教九流聚集一处从事种种“勾当”的地方:无事闲聊、散布流言、商谈生意、借债放债、寻找工作,或从事非法活动,或聚集批评国政,或抱怨生活艰难,等等。当然其中亦少不了娱乐项目,如赌博、下棋、打牌以及打麻将。接管成都之后,城市中茶馆的数量急转直下,“”时期落至最低点,但在改革开放后得到了大幅回升,繁荣程度甚至达到了历史最高峰。较以往不同的是,茶馆中打麻将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居委会也顺应这个潮流,提供场所给市民尤其是老年人从事麻将、棋牌等娱乐,有的还佐以茶水点心。类似的机构成了“准茶馆”,不同的则是他们是免税的,也不需要经营执照。余女士案例中的活动室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它俨然成了整个小区的社交中心。

  本部分的研究把焦点集中在分析2000年媒体关于麻将的报道,考察世纪之交日常生活和大众文化的演变趋势,这些变化反映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其中所涉个人权利和集体利益的冲突尤为明显。人类学家保罗·费思塔(Paul Festa)对当代中国麻将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并解释了相关社会文化现象,诸如“民族主义”“中国性”“文明性”等问题。他通过麻将的例子来“展现党和国家如何对个人娱乐形式进行规范,以构建民族国家及其消费经济”,但并未对麻将在日常生活及社会方面的影响进行分析。

  相较于费思塔从全国的角度观察麻将问题,我则希望以一个城市个案来提供实证研究。此外,在中国,虽然打麻将过程中往往涉及赌博,但本部分并不以此为关注点,而是着力考察伴随其中的个人权利和集体利益的纠纷,以及今日中国市场经济怎样与传统生活方式共存并发生冲突,在多大的程度上改变了城市的形象。此外,面对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来提升城市形象的呼吁,民众、媒体和政府怎样做出反应,亦在本部分中得到分析。通过检视围绕打麻将事件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我希望考察茶馆和茶馆文化是如何反映社会变化的,并尝试探讨整个现代中国城市中出现的新问题,以及怎样寻求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和途径。